网站地图 收藏我们 欢迎来到腿友之家官网!

腿友之家首颐堂旗下品牌

专注运动爱好者膝关节治疗与康复 髌骨软化、退行性关节炎、半月板损伤、韧带撕裂、滑膜炎

全国服务热线 400-877-0339 027-85875131

腿友之家 关节知识加油站

您的位置: 腿友之家 > 健康资讯 > 常见问题 >

如何正确看待三甲医院?4次求医亲历,让我找到答案!

返回列表 来源: 关节炎 发布日期: 2019-12-17

近几天,有网友问飞哥,“SVF效果那么好,为什么国内三甲医院没有这个技术?”言下之意,只要是三甲医院没有用到的,都是飞哥在骗人的,三甲医院是一切医疗手段好坏的标杆。飞哥很尊重三甲医院,在中国,三甲医院在公共医疗体系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和任务。但是飞哥也在想,如此看待三甲医院,对自己的健康管理是否合适?至少飞哥表示怀疑。早年时候自己及家人一些就医经历,和大家分享一下。

1

亲历1

飞哥当年读初中时,是住校生。学校里,卫生状况不好,飞哥染了疥疮,浑身奇痒无比,尤其是虎口和指间。疥癣之急,说起来简单,痒起来要命。事实上,飞哥身边的住校生都有这个问题,那时,没有疥疮,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住校生。在家人的带领下,飞哥去了当地医院。那个年代,大家其实没有什么“三甲”概念,但是当地大大小小的公立医院都去过了,尝试了各种药膏,各种涂涂抹抹,折腾了好几个月,然并卵。

后来有一天,周末回家,看到家里来了一位客人,是爷爷的朋友。坦率地说,那时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位老爷子,在我看来,年长者,都当如我爷爷那样方正睿智,可这位老爷子给我的感觉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爷爷见我回家了,随口和他这位朋友说到我的疥疮。那位老爷子说看看,让我把上衣外套脱掉。我虽心中不悦,但还是照办了。只见这位老爷子在我身上敲敲打打、掐掐捏捏,手、臂、肩、颈、后背等部位都“游走”了一番,大约20分钟,猛地一拍我的肩膀,“好了!”他说。这就好了?我不以为然,当然心里也没当回事,就走开了。直到当天晚上洗澡时,离他给我“治疗”大概5个小时,我惊喜地发现,身上疥疮的小脓包全蔫儿了!

自此后,我的疥疮全好了。而且,再也没有长过疥疮,也不知道是受益于那次神奇的治疗,还是后来卫生条件的改善。一位赤脚郎中,没有行医资质,没有用药,用手法治疗疥疮,是不是闻所未闻?

2

亲历2

那年,我夫人(就称飞嫂吧)第一次随我回湖北过春节。假期快要结束,准备返程时,飞嫂一时贪嘴,吃周黑鸭,呛到了,大囧!随后,只要是进食,就会习惯性地呛到,后面两天,只敢喝水,不敢下咽任何东西,汤泡饭都不行。坐车一震动,也不行,会呛到。先到当地医院看,不行。后转道武汉,在武汉某三甲医院,也看了,医生诊断是心理问题,简单地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建议放松,不要多想。这样回到上海后又去了家三甲医院,很有名的那种,诊疗建议和武汉一样。于是在上海又喝了两天水。这样下去,人已经是不行了。

恰时,我一位行医的同学(肿瘤外科,参加工作没几年)给我电话问候新年。我在电话里问了他这个事情,他说容他想想。十分钟后复电回来,给我的建议是:将一只普通的小板凳,摆在客厅中央,(像不像道士做法?),将一碗水放在那只凳子上,然后,飞嫂双手背后,弯腰,嘴凑到碗里喝水,边喝边围绕那只凳子走动,一会儿,飞嫂觉得咽喉那个位置有个东西动了一下,再做下咽,就觉得舒服了。大喜过望!我立刻为她熬了碗粥。可以喝粥了,这时离犯病已经五天了。

一位非专业领域的医生,既不是大牌医院、也没有用药,就用近乎妖术的方式治好了飞嫂的急症。

3

亲历3

我女儿,就叫小飞女吧,有弱视的问题。为了这个问题,我们没有少带她去医院,儿童医院,眼病专科医院,都去了。医生意见一致,就是要做视力训练。我通过我美国的资源也确认了,这个是需要训练的。于是找了离家较近的儿童医院,三甲的,做视力训练。我们之前也现场考察过,设备很先进,VR都上来了。收费也不贵,一个疗程也就几千块钱。于是,开始治疗,先做了一个疗程,复查,医生说不够,追加疗程。这样,先后做了三个疗程,半年过去了,仍然没什么效果,弱势没有改善。

关键是,小孩子的视力改善是有窗口期的,时间上,我们耽误不起。我急了,和医生再次商量。但医生给我的意见是,他们的治疗方案没错,结果就是这个结果,我们得接受。训练疗程还得继续,更好的方法也没有。于是又加了一个疗程。回家后,小飞女突然跟我说,“爸爸,做这个训练其实没啥用”,我很惊奇,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那个训练室里面的小孩带上VR后,一会儿就睡着了,训练20分钟,有15分钟在睡觉”。我一听,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当下决定,先不急着去医院训练了。没多久,我们从一个朋友那边了解到,有家儿童视力训练的连锁机构——思明堂,专门做这个,效果不错。申明一点,这个是民营的,而且这种训练机构,是没有医疗资质的。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带着小飞女去看。坦率说,与三甲医院相比,这家机构简直是“柬埔(简朴)寨”,没有VR,没有各种电子设备,唯一有的是人,每个小孩都有一位训练师,一对一训练,而且有互动。训练过程中,小孩子是不可能睡觉的。

这样,小飞女一个疗程下来,三个月,视力有了很大改善,为了巩固一下,我们听从了训练师建议,追加了一个疗程。你问我多少钱一个疗程?呵呵,是三甲医院的10倍!差不多3万块左右,是不是觉得肉痛?但是,飞哥飞嫂都觉得值得,首先有效果,其次挽回了窗口期。

我们一直认为,治疗不仅看效果,更要看效率。两个月能治好是有意义的,两年治好,黄花菜都凉了。而且你永远不会知道接下来的两年,你会发生什么事情!

4

亲历4

灰指甲,很多人受这个顽疾困扰,飞哥也不例外。2011年,左手大拇指被挤压了一下,2012年就患上灰指甲了。那时,飞哥的工作涉及国内外商务。灰指甲很有碍观瞻,而且很容易联想到“传染性”。飞哥为这个很困扰。去过好几家三甲医院,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就说我不该那么不小心。

直到2016年的一天,我和几个朋友在上海的一个澡堂子里面足浴聊天,那个扦脚的小伙子看了我的手指头说,“你的手指甲我可以帮你治好”,我很疑惑,但还是很愿意让他尝试。当时,他很仔细地帮我做了指甲的处理,并约好一个星期再来。再来,再次帮我处理了。我也能看到我的手指上已经没有那个面目可憎的指甲了。

我现在与别人会谈以及握手的时候,再也没有心理负担,因为灰指甲已经好了。那个地方不是医院,更不是三甲,那个人也只是扦脚的技师,没有医生资质,但是他治好了五年的顽疾。

5

以上是飞哥亲历的几个就医故事,真实。

对“三甲医院”的情结,飞哥很能够理解,飞哥也是这样走过来的。三甲,意味着一种“背书”。但是,我们还要上升一个界面,理解整个社会医疗体系各板块之间的分工。三甲医院,乃至所有的公立医院,承担的是社会公共医疗资源的责任,其治疗手段是以满足公共医疗需求为主。

如果某种疾病的治疗需要一些特殊的治疗手段或者高端的医疗服务,那还不能抱怨三甲医院,因为他的使命和责任不在这里。比如,李咏治癌症,因为有更高的医疗需求,所以没有选择在国内,而是去了美国。李娜的运动康复,没有选择国内三甲医院,而是选择国外的私人诊所。

现在,在国内,三甲,不再是病友们唯一的选择,国家也鼓励医疗组织形式多样性发展。越来越多的优质医疗资源都是以民营机构的形式出现,极大地丰富了病友的选择。北上广深,大家更愿意就某个具体问题到民营的专科门诊治疗,而不是去大型的综合三甲医院排队、挂号折腾几个小时,终于见到医生,结果2分钟就被打发了,留下病友懵逼在风中……

飞哥建议,对非公立医疗机构,不用排斥,英雄不问出处,一切以解决问题为出发点,以治疗效果为导向,以平常心,多了解,而不是在公立还是私立的问题上纠结,在三甲还是二甲的问题上浪费时间。因为完全有可能,您的解决方案就在你不经意的举动中。

微信图片_20190415102704


联系腿友之家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三甲医院

腿友之家资讯中心

最新案例

咨询热线

400-877-0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