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斯威夫医学中心|腿友之家
  • 健康热线
    400-877-0339
  • 营业时间
    9:00~18:00
  • 地址
    武汉市江汉区后襄河北路59号海马中心15层
Image

最好的药,来源于自己

图片

癌症,通常被视为绝症,无药可救。

其实不然,生物科学和临床医学,一直在倔强地探索、总结、进化。

18世纪就出现了“感染后肿瘤痊愈”的文献,但不知道内在机理。于是尝试在肿瘤病灶处诱发感染,希望达到肿瘤痊愈的目的。

最著名的是,1891年美国骨科医生威廉科莱将细菌注射到肿瘤病灶,创立的“科莱霉素”疗法。科莱医生,因此被誉为“免疫疗法之父”。

图片

(美国外科医生威廉·B·科莱,1862年~1936年)

科莱医生发现:一名患者,经历手术失败仍无法移除脸上的巨型肉瘤,还导致了严重的术后感染——链球菌感染,当时称作“丹毒”。医生预计这位患者无法存活。然而,患者却活了下来,而且肿瘤消失了。之后,又发现了其他出现丹毒后癌症消失的病例。那时,医学对免疫系统了解不多,科莱医生以为,是细菌以某种难以言喻的方式将肿瘤消灭了。

于是,在1890年代,科莱医生向终末期的癌症患者注射链球菌,首位患者——预计将在几周内死亡的末期肉瘤患者,注射链球菌后,病情得到缓解,并且存活了8年。

但是,之后接受注射链球菌的患者,出现了因感染而死亡的情况。于是,科莱医生开发了灭活细菌提取物,后来被人们称为“科莱毒素”。

今天的医学认为,当时的现象,应该是患者遭受细菌感染,使免疫系统启动了强劲的免疫反应,从而将病菌连同癌症一起杀死。

1899年,帕克戴维斯公司开始生产科莱毒素,长达30年之久。包括梅奥诊所在内的许多欧美医院都使用该毒素对患者进行治疗,得到的结果不那么理想。1901年放射疗法出现后,科莱霉素逐渐被放弃。

图片

肿瘤免疫治疗的曙光刚刚闪现,就坠入黑暗。此后的100多年里,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或通过调节人体免疫系统来杀伤肿瘤细胞的疗法,一直处在肿瘤治疗的边缘。

直到1973年发现树突细胞,自体免疫细胞疗法开始发展,1992年生物免疫疗法成为治疗癌症疗法之一,2002年科学家公布首个成功的抗肿瘤疫苗研究成果,自体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在临床上取得突破进展。

图片

传统医学,习惯用外界药物干预病源,甚至形成了定势思维模式:生病、吃药、杀死一些东西,类似于“钥匙—锁”模式。疾病是等待开启的锁,钥匙就是药物。

 

然而,这种模式并非万能,也不具备普遍性。

 

如果把人体内所有可能的化学反应都列举出来,大部分人会认为至少有上百万种反应。假设就是100万种,那么,在所有药物的医学化学反应中,有多少是真正有效锁定的?答案是250个,其他的则是未知的化学领域。换句话说,人体内只有0.25%的化学反应是基于“钥匙—锁”模式,也就是说,管用的药物治疗反应机制,对人体的化学反应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图片

其实,还有另外一条不同的思路。

 

首先,有“自我控制、半自主的”细胞;然后,细胞组成组织器官;组织器官有机结合,构成“人”这个丰富的生态系统。所以,这个系统是能自我约束、半自主的。

 

以癌症为例,自1950年代以来,人们竭尽全力试图用“钥匙—锁”模型攻克癌症,用大量的靶向疗法、放疗、化疗去杀死肿瘤细胞,取得了一些效果。

但是,最终,这条路走到了尽头。

 

直到近10年以来,医学界越来越认识到,更聪明的办法—— 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和免疫机制,来防御、攻克癌细胞。思维转变了,诞生令人瞩目的细胞疗法。成功的病例,让全人类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图片

这是一个新纪元的开始—— 不是杀死什么,而是培育什么。这引发了医学划时代的转变—— 从药物时代进入细胞治疗时代,尤其是自体细胞。

 

未来,你的药物,可能不是药片,而是你自己的细胞。这种新的医疗方法,更加健康、环保。

我们不再担心服用的药物是什么成分,是否对身体有害,或者有什么副作用。

这种因病制宜的个性化治疗手段,让我们产生更多的信任和安全感,最重要的是——更加有效。

 

图片

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好的“药”,来源于自己。

这是医学发展到今天,给全人类的最有价值的馈赠。

感恩。